提高班里的碎碎念

2018-07-11 13:45:55


7月的提高班,早早报了名,一直期待,像是在外奔了很久,特别想回去。

可一路回去的路并不轻松,火车晚点,是未定,一个小时后我开始紧张起来,20号到不了湖北意味着要错过一天的课,辗转到南昌,武汉,到赤壁,到山里,从厦门一路过来,倒像是古代学子求学一般,路途遥远,还挺坎坷。 
 


 

接下来的学习时光变得越发珍惜起来。 

 

学校有变化,新建的大教室,竹林间小屋,小卖部改成了前台,餐厅里桌上摆放了各式小花盆。

 

每天七点的早课,很贴心的安排,平时我们奔走于上课,需要很早起来早练,回校了可以多睡一小会儿了,反而还是像往常一样起来,大概是我不想错过山里的晨光。
 


 

阮斌老师的流,他的声音很磁性,在他的练习课上是种享受,看他示范体式教室里发出现“好美”的赞声。第一天下午下课在楼道碰到他,竟有点紧张,他问我觉得课程这样的安排怎样。我强装淡定,说,嗯,很好,我在家里经常有看你的视频,所以听起来会有点熟悉感。他微点头。

 

流的流畅,呼吸动态冥想,也需要正位。 怎样把看似简单重复在做的婴儿式,下犬做好,并不简单,我们往往把大转子拽出来,越练越偏,很多的压力放在肩上,肩部出现褶皱,那么我们需要停下来,反思我们的练习听老师详解。嗯,简单的事情重复做就会变得不简单,不屑于把简单的事做好,也就没有做好简单事的能力。
 


 

有位同学翼状肩胛,老师讲了原理和方法,那同学问:“这样练会不会练壮了。” 男神回:“先练起来再说。” 是吧,我们总是还没开始, 就在担忧,用易姐的话就是,我们总是把未来的担扰拿来现在享受。

 

还有位同学问他:“我平时把哈他教成了哈他流,我回去怎么带流的课呢?” ,男神回:“哈他就是哈他,单个体式呈现,左右平衡,保持时间呼吸,流是流,你把哈他教成了流,然后问我怎么教流,我怎么回答你呢。” 这也许是很多人的面临的情况,我们可能有时忘了最传统的练习,偏向了市场需求。

他最后对我们说,把学生当作作品,用心耕耘。
 


 

有时我们总是会把自己安放固定思维里,不愿意去打开格局,李婧老师的两天的精讲,干货满满。 她剪去了长发,简易的扎起半截头发的样子看起来更灵动了一些,依旧高挑大长腿。

 

她说,瑜伽的方式有很多种,身 心 灵,第一个身, 你想来个冥想,坐都来不到半小时,这疼那不舒服,还怎么个修呢。 练习瑜伽,如果还在追随体式,那已是上个世纪的事了。生活里,你前屈能系鞋带就行了。是不是越至理,就越简单了。
 


 

于是我们还是大汗淋漓,启动到你很需要,但又被你忽略到的地方,那么需要你反复折腾去唤醒。在猫式里找到胸腔抬头,你的肋骨都没有翻出来的机会。在所有体式里找到翘臀,腹股沟柔软,你的腰部的烦恼,又怎么会找上你。该到做哪就在那里了,可我们非得想个办法去深入才显得我们做得完美,却用了身体其他地方做代偿。 

 

我们的现在样子,都是我过往生活行走留下的迹。我们需要根据不同的身体状态,给予合适科学的指导。

 

我们以后的样子,是从现在开始的。

 

提问的时间,我问了很多问题,原来都是卡在了某个点上。

 

用李婧老师的话说“瑜伽教得好,那是瑜伽那么好。教得不好,我们需要去反思。” 嗯,真诚用心去分享。

 


 

辉辉老师下午那堂阿汤练习课,垫子湿到滑,他说滑的时候是很好练习核心的时候。站立前屈,我不可下去,他走过来说,“微曲点膝,”2秒后又说了句“生理期吗?” 。

腋下肌的启动,他反复强调这个,把它藏在所有练习中。腿长在臀下,穿越时用臀跳,我说我试试,他站我旁边,一次没成,第二次真的跳成了。他说,跳对的轻盈你能体会到的。  

我们有时可以做到一些,不相信自己,却相信别人的体式。那刻把信任交给了对方,反而给自己很大的力量。  
 


 

戒才能定,定才能慧

生活中无戒,垫子上无定

生活中和气,垫子上稳定

 

正确练习,在垫子上修行,生活中行善。校长跟我们说,幸福的秘密是,相信因果,好的心态,善良面对。
 


 

校长用瑜伽经里的八支分法讲解最传统的练习就是走向专注,不在于教什么,引导专注,才是专业。 

 

SAMA正位,如大道至简,我们喜欢简单的事情复杂化, 原来是复杂的事情简单化,简单的事情,自然化。 邀请呼吸的能量,呼吸打开身体空间,快乐练习,并把它传递给会员。

 


 

校长课程结束后返京途中,帮我们总结在注册考试中同学们易犯的错误点,和编排的建议等。其实在课堂里,她非常细致的讲解过了。她再次在群里发语音,和语音同步的文字,像家长交待出行孩子般。知道你们会照顾自己,却还觉得你们需要被照顾。满满的暖意和感动。 
 


 

梵音给我们毕业生的,不是某次你来培训,然后就结束。她像是我们的后盾,让你坚实有力,用最先进和实用的技术去帮助你,同时也需要你努力。我们的缘分还会更长。 
 


 

最后的两天,有些同学因各自原因提前离开。我想,就到最后一天,也像刚来的时候一样吧。 我盘坐在垫子上听张林老师讲课,看他不停用毛巾擦汗珠,天气每天都很热。在上面讲课的老师跟我们一样每天汗水跟洗澡一样。想起高三补习时,听老师讲课,有很多我不太懂,但我还是很认真的听,哪怕是假装,因为觉得老师站在讲台上每天讲很辛苦,那时不知这样说话在耗气。除了父母,有谁会真诚与你分享那么多呢。
 


 

那天在前台碰见邹丹老师时,瘦了,我们班同学都觉她长得像赵丽颖。她非常耐心的帮我们复习口令,正位点以更顺利通过注册考试。

白洁老师的早课还是那么舒服,清晰。我特别感谢她 在最迷茫的时候鼓励我在瑜伽路上坚定走下去。去找她考注册那天,她在教室一角落边帮学生评点课程编排。总是看不到她有一丝疲惫,元气满满的回答你所有问题。
 


 

食堂饭菜还是一样好吃,阿姨们还是一样每天笑盈盈的。 许多同学嚷着说自己胖了,大概是不在钢筋混泥土的城里,我们更乐意享受简单,各自有味道的食物。

 

晚上时去易姐的禅修课,有次她说,你在这里打坐不能说自己定,因为这里是静修中心,没有外界纷扰,要回到你的生活里去修。

 


 

嗯,回去生活里找到自己的SAMA。 

到临走,还是没去那个吊桥上拍美照,想是还会再回来。 再美,也美不过想像。

我们互道再见,回到各自己城市里去,梵音 瑜伽让我们连结在一起。

感恩所有的相遇。 Namaste 

 


隐藏在线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