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7岁的少女贞:迷糊人生几十年,终于在瑜伽中找到意义

“如果没有瑜伽,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了”当47岁、家庭幸福孩子懂事的她脱口而出这句话时,我们都有点诧异,随后又能理解...

作为家庭主妇的她,过了几十年为了丈夫儿子忙碌迷糊的生活。终于放下牵绊,在日复一日的练习、学习中找到自己的追求和价值...


瑜伽带给她的——47岁的少女感


“钱买到一时开心,可倒立起来开心好久”

其实少女贞第一次上瑜伽是在08年,但那时候瑜伽还没有现在这么普及,会馆离家远,只有晚上有课,儿子又还小...种种因素让她不能坚持练习。



心里一直有要出去学习专业瑜伽课程的想法,到了年底决定去深圳当地一家培训机构学习时,有一起练习瑜伽的朋友给她介绍了梵音“那可是瑜伽界中的清华北大”。

她回家后跟老公商量了一下,决定“要学习就要学最好的”。带着这样的想法来到了北京蓝堡学习。

“我把全面课程都学习了一遍,那是我最开心的两个月。因为经常在健身房练习,身体有各种问题。老师还喜欢拿我当‘反面教材’哈哈哈”


   




“刚开始很喜欢流瑜伽,后来开始喜欢阿斯汤加。因为阿斯汤加要数数,能让我专注”

2017年春天,梵音瑜伽深圳南山馆开业后。少女贞毫不犹豫办了三年卡,开始清晨五六点起床,开车到会馆练习。

“我以前喜欢打麻将,跟着姐妹们K歌。开始练习后要早睡早起就不去了,她们会觉得我‘不好玩了’,或者‘走火入魔’了”



“其实想想以前花钱买一个包或者衣服,得到的开心都是暂时的。但是在瑜伽练习中得到的是好久的开心,我记得自己第一次倒立的时候真的开心了好久好久,到现在想起来都好开心,就觉得原来自己真的可以啊。”



“今天大剧院还是南山上班?”

因为开始规律练习,不能像以前一样每天接送孩子上学。反而培养了孩子的独立能力...

因为经常外出学习,从不做饭的老公学会了下厨。在他们眼中,每天的练习成了她的“工作”。最近深圳大剧院会馆开馆后,她又将练习基地转到了大剧院。



“因为我住在布吉,到南山太远了。大剧院会近好多,但是南山开得久,老朋友们比较多,每周六还有全一级领课,所以我老公常常问我‘今天你到大剧院还是南山上班?’如果是南山就得起早点。”



▌“不练习怎么进步?”

自从开始练习阿斯汤加以后,贞贞几乎是一天不落地练习,出门必须在后备箱放一张垫子。即使出去长途旅行,也要练习拜日AB。



偶尔在家客厅练习,家人出来撞见会互相嫌弃彼此。

“他们会觉得我是不是有问题,在那里跳来跳去倒立的。我也觉得他们有问题,我在练习啊,走走动动地干扰我练习。”


  


有时候家人朋友会劝她“你歇会吧,练得挺好的了。又不是要教练,那么拼”

可是她认为自己必须坚持不断地学习,才可以进步。经常一起练习的63岁的习萍小姐姐是她的榜样。

“她每周练习五次,练得比我好那么多,还一直坚持着。我没有理由懈怠,还有我的老师们一直鼓励我。大家在一起就很开心。”


(在香港学习+玩)


“其实刚开始是很难的,天天早起。现在回想刚开始的时候,五六点起床开车一个多小时就为了早上练习,交很贵的停车费...

因为我学习完了大班练到一半了。刚开始大家练得少很快就结束了,印老师每天早上很早等着我们,我就感觉自己要早一点过去。平时很鼓励我们,有问题随时交流,课后一边聊天一边比划动作,特别有爱。

有一段时间腰背疼,一练就不舒服,感觉自己练不了了,很绝望。后来问了印老师,他告诉我‘你还是要练的,但要注意正确练习,每一个环节包括热身、摊尸等都不容忽视’,给了我很多正确练习的技巧,鼓励我走了出来。特别感恩老师!”



▍“你就当我出门旅游了一趟”

除了练习,少女贞还有一个很提升自己的方式就是外出学习。泰国、上海、北京、湖北...她似乎不在学习就在去学习的路上。


   



“学习是一个与老师连接、补充能量、检验自己练习的过程,每次学习完再回去练习会更有方向。”

更因此认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人,学习以外的时间里一起玩耍。每一个人都那么精进、自律,也相互激发着彼此前进。

像这次在湖北参加小班,又与老朋友、老同学们相聚。还一起得到了老师给的二级体式。



经常外出学习,家人难免会有点意见,会怀疑到了这个年纪到底有没有必要这么好学...

每到这个时候,少女贞就会安慰他们“你们就当我出去旅行了嘛。我们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人生,瑜伽就是我的人生意义。”


   


   


这次学习,少女贞也像她羡慕的习姐姐一样,开始了阿斯汤加二级序列的练习。

“练了二级才知道自己还相差甚远,当然我也清楚自己毕竟年纪在这了,跟年轻人们不能比。可能练了二级一段时间,依然要回到一级的练习。但是每天的练习感受都是不一样的,在练习过程中我很专注,很开心。反正就是在这条路上坚持不断前进吧。”

她说这段话的时候比大部分年轻人都坚定。我等“年轻人”听得自叹不如...


隐藏在线客服